首页> 宣传教育> 廉政文化> 文苑>
“东方魔力”从何而来
来源: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21年12月29日 14:31:28     

  党史学习教育启动后,我与女儿开展了一次亲子阅读。众多书目中,《红星照耀中国》吸引了我们。通过埃德加·斯诺的文字,我们开启了一段品味东方魔力的时空对话。

  选择

  “是什么让斯诺选择冒着生命危险进入中央苏区采访?”刚打开书本,女儿就提出了这个问题,我们的学习与对话也从“选择”这个话题开始了。

  女儿问我:“如果是你,在当时会选择共产党吗?”是呀!我又会如何选择呢?

  埃德加·斯诺是地道的美国人,因从事新闻采访,十分了解和同情处于水深火热中的中国人民,选择孤身前往革命根据地采访中国共产党;周恩来从小就很有“文学天赋”,作为率先觉醒的知识分子,他选择投笔从戎;贺龙曾是国民革命军高级将领,却在共产党处于极度危险时毅然放弃高官厚禄加入中国共产党……

  孔荷宠,时任红十六军军长,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他感到红军前途渺茫,选择投敌叛变;龚楚,时任红军中央军区参谋长,主动投敌后,丧心病狂地对红军和中共地下人士进行清剿……

  选择有时比奋斗本身更重要,选择什么样的信仰就决定了什么样的道路和命运。历史长河大浪淘沙,一些人因为看见而选择相信,而一些人因为选择相信而看见。

  先锋

  “为什么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读完部分篇目后女儿问我。

  “那你觉得红军在那样艰苦的条件下创建红军大学是为什么?”我反问道。女儿困惑地摇摇头。

  1936年10月,中国人民抗日红军大学组建后,以窑洞为教室、石头砖块为桌椅、石灰泥土糊的墙为黑板、敌人传单背面为笔记本,但学员们热情高涨,学军事、学文化,还关注国内国际形势。

  边学习边战斗、再学习再战斗,一直是红军的光荣传统,即使是在最艰难的长征途中。在行军路上、作战间隙、宿营地里,无论是胜利后,还是失败后,红军及时召开会议、总结经验教训,汇集各方智慧。

  正是不懈地学习,使中国共产党人寻找到真理,始终成为中华民族的先锋队。当时间的维度得以最终展开,先进终将战胜落后,文明终将战胜愚昧

  青春

  “这本书留给你印象最深的是什么?”我问女儿,“是每个人身上洋溢着的蓬勃朝气和革命热情,感觉他们是那样的有活力,那样的年轻。”是啊!奋斗的青春最美丽。

  “红小鬼”参加长征时,11岁。

  开路先锋杨成武任红军团政委时,17岁。

  孙继先跳上大渡河渡船时,24岁。

  整支红军,将领平均年龄不到30岁,士兵平均年龄不到20岁。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奋斗。

  去年初,正处于学习攻坚期的女儿,患上严重的消化道疾病,长期腹痛、腹胀、反复低烧,折磨着女儿的身心,也影响了学业,面对直线下降的成绩,女儿变得焦虑、气馁、极度不自信,如何教育引导孩子成为我的心病。通过最近同她的对话与交流,我明显感到了书本带给她的触动和力量。如果说信仰引领奋斗方向、学习提升奋斗价值、青春成就奋斗目标,是我的收获,而对于女儿,我发现她渐渐起了变化,话题多了、心情轻松了、病情好转了,自信又慢慢回到她的身上。

  这段时间的经历,让我意识到孩子的路要靠自己走,但作为母亲,应早早将红色的种子洒在她年少的心中,小心呵护,时光不语、静待花开。(刘波 作者单位:武汉市纪委监委派驻市农业农村局纪检监察组)


中共西藏自治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西藏自治区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备案/许可证编号:藏ICP备14000034号-1

藏公网安备 540102020001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