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宣传教育> 廉政文化> 文苑>
秋果三帖
来源: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21年11月22日 11:39:21     

秋枣

“八月剥枣,十月获稻。”秋枣的节令感极强,秋枣成熟的时候,恰逢中秋节前后,它赶上了一个团圆的日子,它是一种欢喜果。

色彩红红,味道甜甜,肤色润滑,无处不透着一份欢喜。枣子成熟了,要打,乡人谓之打枣,打枣的过程和场面也欢喜。清朝崔旭有诗曰:“河上秋林八月天,红珠颗颗压枝园。长腰健妇提筐去,打枣竿长二十拳。”这首诗,就是写乡间打枣的。打枣人的身体要健壮,打枣的竿子要足够长。打枣人爬上树枝,长竿一挥,用力打去,哗啦啦,枣就纷纷落向地面。拾枣者,多为妇女和孩子,挎着竹筐,端着簸箕或者木瓢,跑来颠去,争相捡拾;伴随着的是欢声笑语,是洋溢的喜悦。

不过,欢喜尚不止于此。乡人娶新娘,新娘被角上是必定要系一串枣,一串栗子。枣栗子,寓意早立子,期盼新娘早生贵子——秋枣之欢喜,于乡间,已然渗透进百姓的精神层面了。

我们家,每年中秋夜的饭桌上,总会有一盘鲜亮的秋枣。枣是自家的,庭院中就有一株大枣树,吃枣,望枣树,举首,枝杈间露出一轮明月……

山里红

山里红,让我想到家乡的西山,引发我一缕缕的乡愁。

西山土地属沙土地,沙土地特别适宜山里红的生长,所以西山栽植的山里红,枝叶繁茂,果实饱满。成熟时节,远望西山,红艳一片。尤其是在夕阳西下之时,夕阳斜照,山里红红彤彤的,色彩绚烂,感觉整个西山都炫目极了。

古人简洁,直接称山里红为红果,入得诗,入得画。宋朝陆游有诗句曰:“累累红果络青篾,未霜先摘犹酸涩。”这两句诗,是写实。前一句是描绘山里红的情状:枝头,红果累累;周围,被翠绿的枝叶缠绕着。确然,山里红的果实,总是结在枝头,而且不止一枚,常常是数枚,乃至几十枚,因此用“累累”二字形容不为过;后一句,是说山里红的口感,山里红必得经霜之后,方好,才渐渐由酸变甜,终至酸酸甜甜。

每年,山里红成熟的时候,母亲会剪断枝条,将一嘟噜一嘟噜的山里红以细绳捆扎之,然后,挂于南墙,能放置很长一段时间。那段时间,感觉满庭院都红红火火,都酸酸甜甜,仿佛生活的滋味。

柿子

柿子成熟的时候,景象真美,满树都点燃了喜庆的红灯笼。至秋末冬初,柿叶凋尽,枝头就只剩下一枚枚红柿子,璀璨着迷人的光芒。

真个是红火,真个是喜庆,真个是祥瑞。可以说,柿子是吉祥果。

柿柿谐音事事。在中国,讲究的人家都喜欢在大门前栽一两株柿子树,意味着“柿柿”如意、心想“柿”成。

齐白石喜欢画蔬果,果实之一就是柿子。他画的柿子,多为扁圆形,给人一种稳实、饱满的感觉,在画面上压得住。六七只柿子,放于一提篮之中,安安静静,于是就《事事安然》;五只柿子,处在同一画面,就是《五世同堂》;两只柿子、两棵白菜,则为《事事清白》……齐白石画柿子,画的也是一份吉祥;吉祥的柿子画,彰显的是齐白石做人的意愿和品格。

祖母在世时,每到柿子快要成熟的时节,她都会摘一枚个头最大、半青半黄的柿子,作为清供之物。眼看着那枚柿子在青花瓷盘中,由青变黄,再由黄变红,柿子一日日熟透,色彩一天天红艳。祖母也讲究一份吉祥,她期盼家人一“柿”平安。(路来森)


中共西藏自治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西藏自治区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备案/许可证编号:藏ICP备14000034号-1

藏公网安备 540102020001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