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宣传教育> 廉政文化> 文化>
松鼠出没的小径
来源: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22年01月07日 10:14:42     

 午后,我来到这秘境边上的小径上,在刺柏成片的树林里,一棵枫树因为刺柏的环绕,即使立冬过去了一些日子,枫树却还没有落叶;枫叶在底部和树梢上变得红灿灿的,其余的叶子还是黄的。

 我抬头欣赏这棵枫树时,刺溜一下,一个黑影窜上了枫树,那是一只尾巴蓬松、机灵可爱的松鼠。秋天松鼠吃了过多的松子和柏子仁,以及其他坚果和浆果,松鼠的皮毛油光锃亮,身子也是健壮的,敏捷地窜上枫树之后,并不急着逃离,而是回身打量我。

 从前只能在西山里看到的松鼠,如今在身边的园子里时常遇见。在这个身边我称之为秘境的园子里,不仅有松鼠,而且我还发现了野兔,还有红嘴蓝鹊,这都是以前不敢想象的事。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在这里形成的团城湖,让周边的生态因水而改善,随着自然生态改变的,就是动物和鸟类也回归了它们曾经的家园。

 我也成了它们在秘境里的老友,经常碰面,树枝晃动或者青草有了起伏,也算是我们相互打了招呼。我没有害它们之心,每次遇到都是相安无事,慢慢它们只是条件反射地从树下到树上,或者从草中抬起头,完成一次不自觉的防范动作,然后,就会放松下来,也会像我遇到它们一样遇到我。我们都在这秘境的树林里,享受四季的光景。

 在刺柏的树枝间,一只山雀跳动,被我不经意地发现了。它或许没有发现我,在枝条间穿梭不已,并发出“啾啾”的叫声。我不知道它是唱给自己听的,还是唱给爱的情歌,抑或是呼唤孩子们的小名,那样亲切,与大自然的树叶与阴影一样,给人驻足欣赏的感动。

 在鸟儿的鸣叫声里,我听到身后脚步一样窸窣的响声,那是干透了的白蜡树叶,从枝头落下时发出的声响。树叶也开始加快了回家的步履,它们也像我们小时候在野外听到母亲唤归的声音一样,加快了脚步回家,有时候天色晚了,用小跑的步伐扑通扑通跑回家。树叶也是这样,如今在枝头寒冷了,它们一定是听到了大地母亲的唤归声。

 那次,城区里一个经过此处的画家,被这条小径迷住了脚步,改变了要到西山或者植物园的路线,留在小径上写生。两三米宽的小径,完全被白蜡树的树荫遮蔽着,一眼望不到头的小路,以及穿过树叶缝隙的阳光金丝一样斜垂下来,小径上斑斑点点的光斑,以及路边的一个有着去年树叶沉在水底的小水潭,让这一片风景有了俄罗斯风景画的味道。

 我从湖畔回来,经过这里时遇到了画家,他感叹着这里的景色之美,这感叹正通过他的画笔和画呈现出来,那画作里色彩的跳动有他爱的激动,这激动里是他的发现之美和不期而遇的惊喜之情。他忘情于写生,蚊虫叮了他身上许多包,他浑然不觉,我赶紧把随身携带的花露水给他,帮他驱除了花蚊子的骚扰。他的画中的小径,突然让小径明亮和幽深了,一下通往了美好心灵深处的感觉。我也开始重新审视这条每天走过的小径,原来它是如此之美,美到这小径的一丝一毫,都像是画家一笔一笔写意或者工笔兼用描摹出来的。

 我告诉画家,秋天是小径最美的时节,等白蜡树叶、银杏叶、枫叶、黄栌树叶、火炬树叶变红变黄了的时候,一定再来,不用思想和构思,只管凝视,大自然就会给你呈上最美的画卷。

 这个我几乎每天都经过的小径,倏忽之间两个秋天过去了,我再没有遇到这位写生的画家。秋天美的小径上的风景,没有出现在他的画中,不免有些遗憾。最遗憾的是我不是画家,没法将大自然的美色重现,即使每天在这美的景致里,用再饱满的激情和语言,也难以呈现出自然的一丝纹理和光线……(郭宗忠)

中共西藏自治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西藏自治区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备案/许可证编号:藏ICP备14000034号-1

藏公网安备 540102020001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