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宣传教育> 廉政文化> 史鉴>
夜宿渔梁
来源: 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21年10月08日 10:18:30     

在闽浙交界处,连绵群山隔断南北。古时,蜿蜒于大山之中的仙霞古道是出入闽地的主要通道。古道南端尽头,在福建省浦城县,那里旧时有间官驿,名叫“渔梁”。

明朝人王世懋《闽部疏》记载,“凡福之丝绸、漳之纱绢、泉之蓝、福延之铁、福漳之桔、福兴之荔枝、泉漳之糖、顺昌之纸,无日不走分水岭及浦城小关,下吴越如流水。”仙霞古道盘山而卧,道阻且长,是商贾官宦北上中原,南抵南洋的必经之路。而渔梁驿,也成为八方行客歇脚小憩之地。自唐迄清,无数离人骚客夜宿渔梁,留下了一段段千古绝唱。

我们不妨来看看宋人的几句诗:“浮空高展神仙盖,列障长开水墨屏”,汪藻前往渔梁,被途中的山景折服;“路穷岩瀑挂,爽气净尘氛”,刘子翚途中偶遇瀑布,如此惊叹;“浅溪忽涨寻常水,朽树犹开千百花”,刘克庄寄宿渔梁,爱上了这里的水;“庭树疏疏河汉低,瓦沟霜白月平西”,蔡襄在驿站倚窗远眺,夜浓诗意更浓。而清朝人袁枚入闽,则更喜欢渔梁的农忙气息,“每到此间闲立久,采茶人散夕阳西”。一首首诗歌,勾勒出一幅幅恬雅自然的农耕山水画。

实际上,诗人们夜宿渔梁实乃无奈之举。仙霞古道上层峦叠嶂,山上山下温差巨大,各岭之间又晴雨不同。“一过仙霞两耳无,人声都变鸟声呼”,袁枚不禁感叹古道艰难。南下者舟车劳顿,需在渔梁整顿休憩,北上者望山兴叹,也只能在驿站养精蓄锐。“无衣无褐者,何以过渔梁”,宋朝人蒋之奇宿渔梁驿,感慨万千。

人生途漫漫,谁未曾有过这种无奈?“投宿渔梁溪绕屋,五更听雨拥篝炉”,陆游在渔梁遇雨,原本遭受诋毁、蛰伏蜀东作重振河山之谋的他,却不料调任福建路常平茶事,半生北伐梦,一朝尽灭。“大雪迷空野,征人尚远行”,蔡襄在渔梁沐雪,他将离开八闽故土回朝任相,当时北宋积贫已深,蔡襄眉头紧蹙,在茫茫大雪中且行且思。“爆竹一声乡梦破,残灯永夜客愁新”,宋朝人黄公度夜宿渔梁,正逢乙亥除夕,爆竹声伴着思乡情,声声入耳。都说触景生情,雨、雪、佳节,渔梁的夜月与路途的艰难,激发诗人们无尽的诗情。

其实,士之悲喜并不只为自己,也为家国天下。

“我行浦城道,小疾屏杯酌”,陆游在渔梁驿抱恙独饮大醉,自嘲“睡起方知梦本空”,但直到弥留之际,他仍不忘殷殷托付“家祭无忘告乃翁”,至死放不下的是山河一统的梦想。

“更登分界岭,南望不胜情”,蔡襄在北上途中,不断回望主政多年的闽地,在那里,他修路搭桥,发展农业,整顿吏治。终究,他还是放不下那里的百姓。蔡襄入朝后,曾主管中央财政,“较天下盈虚出入,量入以制用”,颇有建树。

黄公度一生受蔡京妒恨,不得志而辞官回闽,直到蔡京身死,他才奉诏归京。“年来似觉道途熟,老去空更岁月频”,暮年的他知道这是重整朝纲的好时机,于是舍弃东篱,一路向北,最后积劳成疾,病死任上。

渔梁夜色深深,斗转千百轮回,多少人在驿站门前走走停停。窗烛安在,诗篇隽永。吟哦中的悲与喜,岂不饱含着庙堂之忧与江湖之思。夜宿渔梁,比起百越美景,比起沿途艰辛,比起平生际遇,他们忧思的,更多是社稷与黎民。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大抵如是。

中共西藏自治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西藏自治区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备案/许可证编号:藏ICP备14000034号-1

藏公网安备 540102020001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