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廉政教育 >正文

主动投案后,他如释重负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20-05-29 10:24:14    

  近日,浙江省丽水市委统战部原副部长、市民宗局原局长钟建安案宣判:被告人钟建安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十万元;违法所得予以收缴,上缴国库。

 

  “感谢组织帮我认清形势,彻底卸下心理包袱……”钟建安在悔痛之余更多的是庆幸和感恩,因其存在主动投案、如实供述、积极退赃等方面情节,法院依法对其减轻处罚,“这意味着我与家人团聚的心愿能早一点实现了。”

 

  “虽然级别没有提高,但地位变了、权力大了、领导的感觉有了”

 

  钟建安刚参加工作时,一个偶然机会就赚了几万元。“从那以后,我就非常迷恋这种赚钱的感觉,不断把工作岗位当成寻找发财机会的平台。”钟建安说。

 

  后来,钟建安从浙江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下派丽水市缙云县挂职锻炼。2004年,经组织推荐选择留任地方,成为缙云县副县长。

 

  “到地方后,我才真正感受到权力的滋味,这样的平台对于发财来说也更加方便。”钟建安说,“虽然级别没有提高,但地位变了、权力大了、领导的感觉有了,待遇也好了很多。”他对逢年过节收点土特产、礼金礼卡和贷款放息这种用权力做本钱、一本万利的买卖乐此不疲。

 

  “时间久了便觉得人情难做,不如自己直接赚钱来得痛快。”2006年,钟建安在缙云担任组织部长期间,干脆以他人名义开了一家夜总会,经营酒吧、卡拉OK等业务,还经常带人去消费,可谓当官、发财两不误。“月月有盈利,又可以随时去唱唱歌、会会友,当时感觉这就是人的成功。”钟建安说。

除此之外,钟建安还受朋友之托进行有偿中介,谈成一次“买卖”就收受他人100万元好处费,完完全全把自己当成了一个生意人。

 

  “他肯出资300万元给我‘跑官’,就是希望我职务升迁之后能对他的企业多点关照”

 

  钟建安当初留任基层的目标是县长一职,幻想着能主政一方。然而数年之后,提拔的事还没着落。2011年临近换届时,时任松阳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的钟建安“病急乱投医”,听信了“朋友”王某某“能够和上面的人搭上线、帮忙跑关系”的话,决定铤而走险。

 

  王某某称打点关系需要300万元资金,于是钟建安把自己谋求职务升迁的想法告诉了某钢厂企业主孙某某。

 

  “资金我来赞助!”孙某某为了在企业生产方面得到钟建安的帮助,立即答应出资,并按照商定把300万元现金以“借款”的形式送到王某某手中。

 

  “他肯出资300万元给我‘跑官’,就是希望我职务升迁之后能对他的企业多点关照。”钟建安明知他人有所图谋,仍然甘愿被围猎,在他看来,这样的交易很划算。事实上,王某某所谓的“通天”本领,只不过是耍耍嘴皮子而已。最终,钟建安的“县长计划”未能得逞。

 

  “这300万元用于投资也是个不错的选择。”钟建安求官不成转而求财,将300万元现金从王某某处取回,并以多名亲戚的名义分存至银行,供自己投资理财使用。

 

  “回想起来,我当初是多么饥不择食、多么荒唐可笑,自己就像一个赌徒,哪有半点党员干部的样子。”钟建安说。

 

  “其实我也不是完全丧失了对是非对错的判断力,但在诱惑面前,贪婪和侥幸一次又一次战胜了理智”

 

  2017年,时任丽水市政府副秘书长(正处级)的钟建安为陈某某的企业使用过期产能指标恢复炼钢一事出面打招呼。为了表示感谢,陈某某将一箱沉甸甸的“红酒”搬上钟建安的汽车。“你帮我跑关系也需要费用的,红酒箱里是50万元钱,我的一点心意,你一定要收下。”小心谨慎的钟建安从不直接经手任何一笔钱款,在电话里得知真相后立即表示拒绝,几天后他便将钱转回到陈某某银行卡上。

 

  陈某某为了日后能够继续得到钟建安的关照,并没有就此善罢甘休,不断借机表达一定要送钱的意愿。

 

  “那时候我刚好看中了一辆车,想到收了这笔钱正好能够用上,心里还安慰自己确实帮了他的忙,又是认识多年的朋友,总是可靠的。”钟建安一边不安害怕,一边竭力说服自己。当陈某某再次将“红酒”送来时,钟建安没有再推辞。但为了掩饰受贿行为,他让好友代为领取“红酒”,然后交由他用于购车和投资理财。

 

  “其实我也不是完全丧失了对是非对错的判断力,心底也有对纪法的敬畏,但在诱惑面前,贪婪和侥幸一次又一次战胜了理智。”钟建安反省说。

 

  “与其时刻提心吊胆,惶惶不可终日,不如尽早认清形势,争取宽大处理”

 

  2019年7月,丽水市纪委监委对钟建安有关问题线索进行初核。听闻风声的钟建安迅速退还收受的部分钱款,并与涉案人员串供。

 

  “如果别人问起来,就说这300万元是借的,不是那个。”钟建安反复叮嘱孙某某的父亲,让他给正在监狱服刑的孙某某交代清楚,并结算了多年未付的“本金”和“利息”。

 

  随着核查的深入,核查组陆续与关键涉案人员进行谈话调查。此时的钟建安如惊弓之鸟。他后来说:“晚上睡不好,常常做噩梦,心情、脾气、身体都差了很多,感觉自己快支撑不下去了。”为了求心安,钟建安甚至求神拜佛、算命卜卦,但统统不奏效。

 

  备受煎熬的钟建安最终决定到丽水市纪委监委主动投案。在工作人员认真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下,钟建安进一步认清形势、看清出路——主动投案、如实交代,属于可以从轻、减轻处理的情形,“与其时刻提心吊胆,惶惶不可终日,不如尽早认清形势,争取宽大处理。”

 

  “主动投案后,我如实交代了违纪违法事实,犹如抽丝剥茧般直捣心灵深处,心情好像从来没有如此平静过。”“所幸余生还长,一切都还来得及!我决心认罪认罚,从内心深处接受改造!”钟建安在忏悔书中写道。

 

  2019年9月,钟建安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立案审查调查。2019年11月,钟建安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违纪违法所得被收缴;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提起公诉。

 

  法庭审理查明:2010年至2017年,钟建安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在项目落地、工业生产等事项上谋取利益,收受他人所送钱款共计人民币478万余元。鉴于其存在主动投案、如实供述、积极退赃等方面的情节,法院作出前述判决。(本报记者 颜新文 通讯员 李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