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廉政教育 >正文

周恩来致表兄陈式周的家书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18-08-10 17:51:27    

式周表哥:

 

 

    别仅三月,而东西相隔竟迢迢在三万里外,想念何如!出国后,途中曾数寄片,想均入览……

 

    兄之来函,以本月中旬至,彼时弟至英伦已一旬余。来书语重心长,读之数遍,思潮起伏,恨不与兄作数日谈,一倾所怀。积思愈多,执笔亦愈迟缓,一函之报,竟至今日,得毋“望穿秋水”邪?

 

    ……

 

    弟之思想,在今日本未大定,且既来欧洲猎取学术,初入异邦,更不敢有所自恃,有所论列。主要意旨,唯在求实学以谋自立,虔心考查以求了解彼邦社会真相暨解决诸道,而思所以应用之于吾民族间者;至若一定主义,固非今日以弟之浅学所敢认定者也。来书示我意志,固弟之夙愿也,但躁进与稳健之说,亦自难定。稳之极,为保守;躁之极,为暴动。然世亦有以保守成功者,如今日之英也;亦有以暴动成功者,如今日之苏维埃俄罗斯也。英之成功,在能以保守而整其步法,不改常态,而求渐进的改革;俄之成功,在能以暴动施其“迅雷不及掩耳”之手段,而收一洗旧弊之效。若在吾国,则积弊既深,似非效法俄式之革命,不易收改革之效;然强邻环处,动辄受制,暴动尤贻其口实,则又以稳进之说为有力矣。执此二者,取俄取英,弟原无成见,但以为与其各走极端,莫若得其中和以导国人。至实行之时,奋进之力,则弟终以为勇宜先也。以今日社会之麻木不仁,“惊骇物议”,虽易失败,然必于此中乃能求振发,是又弟所深信者也,还以质之吾兄,以为如何?

 

    ……

 

    来书所论“衣食不敷,日求一饱且甚难,即朝朝叫嚣,何裨实际?”兄意以为衣食足后乃得言社会之改革,是诚然矣。然亦唯其“衣食不敷”,方必须“朝朝叫嚣”;衣食足者,恐未必理会“衣食不敷”者之所苦耳。且“衣食不敷”之人何罪,社会乃必使之至于冻饿至死而后已?彼不起而叫嚣,亦终其身为饿殍耳,是社会组织之不平,无法以易其叫嚣也。方今欧美日日喧腾社会之问题,即面包问题耳,阶级问题耳,俄且以是革命矣,德且以是革命矣,英、法、意、美亦以是而政治上呈不安宁之现象矣。是固兄之所谓叫嚣,而终不免于叫嚣也。愿兄有以深思之,当知不平现象中当然之结果,便如是而已。

 

    ……

 

    弟身体甚好,望放心!近状如何,时望来函告知!

 

    匆匆报此,并颂

 

    俪安!

 

弟 恩来

 

一九二一·一·三〇

 

    这是周恩来赴欧洲求学三个月后写给表兄陈式周的一封信,谈了在欧洲求学的体会,反映了中国只有“效法俄式之革命”才能走向胜利的思想认识。1920年11月7日,周恩来远赴欧洲留学考察,探索救国救民的真理。在这封信中,他介绍了旅欧三个月的体会和思想认识。在这几个月中,周恩来本是思想“未大定”,但经过旅欧的学习和考察,初步确立了中国只有走上俄式革命道路才能摆脱困境的思想认识。在随后的一年左右,他在学习、信奉革命思想的道路上大踏步前进。最终提出“当信共产主义原理”,选择了共产主义信仰,而且毕生奉行、矢志不移。可以说,这是周恩来走上革命道路之“最早的初心”。

 

    这封信提出了一系列重要认识,乃是周恩来信仰共产主义的思想起步之处。第一,为什么要到欧洲去求学?他说,自己去欧洲“主要意旨,唯在求实学以谋自立,虔心考查以求了解彼邦社会真相暨解决诸道,而思所以应用之于吾民族间者”。实际就是为了探求解决社会问题之道,探求学问、确立信仰。第二,中国的出路在何方?在欧洲期间,周恩来采取各种方式广读博览,涉猎各种学说思潮,以审慎求真的态度“对于一切主义开始推求比较”。经过学习和思考,在比较了英、法、德、意、美、俄等国的发展道路的长短异同后,周恩来提出,“若在吾国,则积弊既深,似非效法俄式之革命,不易收改革之效”。之后一年,周恩来继续在思想信仰上大踏步向前,并最终选择了共产主义作为自己毕生的信仰。他说,“我们当信共产主义的原理和阶级革命与无产阶级专政两大原则”,“我认的主义一定是不变了,并且很坚决地要为他宣传奔走”。第三,如何克服困难开展学习。他深知妨碍自己求索的两大不利因素,一是语言,二是经费。对于语言关,他认为无非是两道:一求多读,一求多谈。对于经费问题,鉴于伦敦的生活费用太高,他只好转向消费水平较低的苏格兰首府爱丁堡的大学。后来,鉴于爱丁堡的消费比法国高出许多等缘故,为了节省经费,也为了更好地开展学习、交流思想,他又转赴中国留学生更多的法国,在那里勤工俭学。正是旅欧期间的思想抉择、革命实践和克勤克俭,使周恩来逐步由一个对救国救民真理孜孜以求的海外学子,成长为一个坚定信仰共产主义的职业革命家。

 

    书信是情感真实流露的载体。阅读这封信,最主要的收获是了解周恩来的心路历程,把握他确立共产主义信仰、走上革命道路的思想起点,从中探寻和体会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对信仰的追寻,一旦作出抉择,就要奉行终生。(富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