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详情
首页 > 廉政教育 >正文

巴西反腐不停歇“共振行动”掀高潮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18-08-07 12:58:20    

    巴西里约热内卢州警方7月4日搜查荷兰飞利浦公司和美国强生公司在巴西的多个办事处,逮捕包括飞利浦高级管理人员在内的22人。检方怀疑,多家跨国企业组成“小圈子”,勾结当地官员垄断政府公共卫生合同,排挤“圈外”竞争对手。

 

    警方这次发动的“共振行动”重点调查里约州1996年至2017年公共卫生系统腐败,被普遍视为2014年反腐“洗车行动”的延续。

 

    打击“俱乐部”

 

    里约州检方7月在一份声明中说,由巴西医疗器械分销商奥斯卡·伊斯金公司牵头,至少33家跨国企业组成号称“国际拍卖俱乐部”的小圈子,获取来自里约州卫生局、国家创伤和矫形研究所的医疗设备合同。

 

    检方认定:“跨国医疗设备制造商的高管相互串通,以向伊斯金公司支付合同金额13%的佣金赢得合同。”伊斯金公司为公共卫生系统官员和那些跨国企业“搭桥”,让小圈子外的竞争对手难以中标。而得到好处的政府官员帮助那些行贿外企抬高核磁共振成像、假肢等医疗器械的价格。

 

    警方7月4日搜查44处地点,包括飞利浦和强生公司办事处;同时执行检方临时逮捕令,逮捕飞利浦公司前巴西销售总监、现战略客户经理弗雷德里克·克努森,这家企业前高管小杜里奥·斯佩兰齐尼和多名政府官员。

 

    斯佩兰齐尼2004年至2010年任飞利浦医疗部门巴西地区总监,离职后受聘于通用电气。

 

    路透社援引一份独家获取的检方文件报道,“强有力证据表明”,斯佩兰齐尼和克努森涉嫌参与腐败、操纵竞标和预谋犯罪。

 

    检方说,“共振行动”还在调查美国医疗器材企业史赛克公司和德国德雷格尔公司。随着调查进一步深入,更多企业将被曝光,更多嫌疑人将落网。

 

    恶习易传染

 

    里约州警方启动“共振行动”后,飞利浦、通用电气和强生分别表明配合检方调查的态度。只是,涉事企业似乎有意与涉案人员“切割”。

 

    依照飞利浦公司的说法,检方对克努森的指控发生在“多年前”。

 

    通用电气则在7月初的声明中强调,斯佩兰齐尼先前“领导另外一家企业”,而通用电气本身不是司法机构调查的目标。

 

    只是,路透社7月12日援引巴西检方递交给法庭的一份文件报道,检方怀疑斯佩兰齐尼把行贿恶习带去通用电气。

 

    “在加入通用电气并分管医疗部门后,他依然开展与政府采购项目相关的非法活动。大量证据显示,他参与行贿、违规竞标、设立犯罪组织,同时试图销毁证据,以躲避调查。”

 

    检方文件说,斯佩兰齐尼据信2004年加入所谓的“国际拍卖俱乐部”,至2010年被飞利浦公司解聘,当时有企业内部人士举报他的不轨行为。

 

    但遭飞利浦“炒鱿鱼”仅2个月后,斯佩兰齐尼获通用电气医疗分公司雇用,随后一路升迁,2014年至2017年任通用电气地区医疗部门主管,今年1月升任通用电气拉美地区首席执行官。

 

    已经与检方达成认罪协议的巴西国家创伤和矫形研究所主管塞萨尔·罗梅罗指认,斯佩兰齐尼先后代表飞利浦和通用电气向国家创伤和矫形研究所以超高价格提供医疗器材,这种行为至少持续至2014年底。

 

    里约州卫生局认定检方所提涉及这一机构的犯罪发生在2016年以前,但承诺配合司法机构,提供一切与案件相关的信息。

 

    “洗车行动”在延续

 

    多家媒体在报道中把“共振行动”与“洗车行动”关联,认定二者都包含“官商勾结”要素。

 

    2014年3月,媒体披露巴西石油公司高管集体腐败,利用外包工程虚抬报价收受贿赂,随后发现有政界人士向巴油推荐承包商并从中收取好处费。为此,司法机构展开名为“洗车行动”的调查,涉案人员包括众多政界、商界精英。

 

    4年来,巴西司法机构不遗余力地推进“洗车行动”,以巴西石油公司腐败案为突破口,不断追查政商勾结丑闻,“洗车行动”也不断延伸:去年的“劣肉行动”专门调查将不合格肉制品投放国内外市场的黑心厂商及利欲熏心的农业部门官员。

 

    因牵扯巴油腐败案,巴西最大建筑公司奥德布雷希特公司被检方调查,结果牵出一系列海外行贿丑闻。这家企业先前承认在12个国家以行贿手段获得工程合同,贿金总额将近8亿美元。公司时任总裁马塞洛·奥德布雷希特已因腐败、洗钱和营私结党罪名获刑。

 

    巴西公共检察办公室7月9日证实,奥德布雷希特公司与巴西联邦政府达成认罪协议,奥德布雷希特公司需要向巴西联邦政府支付高达27亿雷亚尔(约合7.3亿美元)罚金,支付期限为22年。

 

    巴西公共检察办公室主任格雷丝·门东卡说,认罪协议签订之前,检察部门共调查49份奥德布雷希特公司同巴西联邦政府以及国有企业签订的合同。“在掌握大量信息后,我们最终签下这份认罪协议,这将在巴西打击腐败进程中有重要意义。”

 

    反腐“拉锯战”

 

    巴西司法机构自启动“洗车行动”以来,曝光不少官员为巴西石油公司、奥德布雷希特公司等大企业外包工程的承包商充当掮客,借政府合同收受贿赂。多名政坛老将受腐败嫌疑困扰,仕途前景堪忧。

 

    今年1月,一家联邦法院二审认定前总统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贪腐和洗钱罪名成立,把刑期增加至12年零1个月。3月,联邦第四地区法院驳回卢拉上诉。4月,卢拉入狱。5月,最高法院驳回卢拉辩护律师组提出的出狱申请。

 

    只是,打击贪官过程中,司法部门遭遇不少阻力。7月8日上午,上诉法官罗热里奥·法夫雷托在位于南里奥格兰德州首府阿雷格里港的联邦第四地区法院裁定,卢拉应于1小时内获释。

 

    曾经审理卢拉腐败案的知名反腐法官塞尔希奥·莫罗说,法夫雷托无权作出释放卢拉的裁定。8日下午,联邦第四地区法院最高法官汤普森·弗洛雷斯裁定,继续关押卢拉。

 

    7月12日,巴西总检察长拉克尔·道奇要求调查法夫雷托为何裁定释放卢拉。

巴西媒体报道,法夫雷托曾经是卢拉所属的劳工党成员将近20年,而且多次出任卢拉政府顾问。法新社报道,法夫雷托是周末当班法官,而劳工党方面7月7日向法院申请人身保护令,争取能在上诉期间让卢拉保持“自由身”。

 

    道奇说,有证据显示,法夫雷托作出释放卢拉的决定时“被个人情绪和利益所驱使”。释放卢拉的裁定涉嫌违反司法程序。

 

    卢拉还牵扯其他几桩官司,包括涉嫌接受奥德布雷希特公司的馈赠,即把圣保罗一块土地充作卢拉研究所用地,并且让这家公司为他提供周边一套住房。

 

    卢拉政府财政部长安东尼奥·帕洛奇先前招供,劳工党与奥德布雷希特公司于2010年达成协议,即这家企业需向劳工党行贿1.71亿美元,以换取好处。

 

    作为首名工人出身的巴西总统,卢拉2003年至2010年任职期间引领巴西经济高速发展,坚称贪腐指控意在阻止他再次竞选总统。

 

    巴西定于10月举行总统选举,卢拉目前依然是劳工党总统候选人。只是,依照巴西选举法,候选人一旦遭定罪,8年内不得竞选公职。

 

    巴西最高选举法院定于本月确认合格总统候选人,可能会剥夺卢拉的参选资格。美联社报道,尽管领跑民意调查,卢拉几乎肯定会被禁止参选。

 

    放弃竞连任

 

    同为“洗车行动”调查对象,巴西现任总统米歇尔·特梅尔今年上半年决定放弃竞选连任。特梅尔去年两度受到检方起诉,罪名分别为受贿以及妨碍司法和有组织犯罪。按照巴西法律,法院如果立案审理针对在任总统的诉讼,需要国会众议院授权。这两次起诉均未获得众议院批准。

 

    去年6月,时任总检察长罗德里戈·雅诺特向最高法院起诉特梅尔受贿,特梅尔由此成为巴西历史上首位在任期间因涉嫌腐败被起诉的总统。特梅尔被指在去年三四月间收受50万雷亚尔(约合13.5万美元)贿赂,以及预谋在未来9个月收受总计3800万雷亚尔(约合1024.6万美元)贿赂。

 

    去年8月,巴西众议院投票否决一项将此案提交至最高法院审理的议案,特梅尔算是“躲过一劫”。

 

    去年9月,雅诺特在卸任总检察长前以妨碍司法和有组织犯罪罪名,再次向联邦最高法院起诉特梅尔。10月,众议院再次否决将此案提交至最高法院审理。

 

    今年5月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受腐败调查等因素影响,特梅尔支持率仅为4%。71%的巴西人认为特梅尔政府表现不佳,88%的受调查者不支持他连任。

 

    5月22日,巴西政府一名高级官员说,特梅尔将放弃竞选连任的计划。

 

    前不久,特梅尔政府内部再次曝光涉腐官员。最高法院7月5日下令暂停劳工部代部长赫尔顿·与村的职务。

 

    不愿公开姓名的消息人士告诉路透社,联邦检察官正就一些公职人员和议员在向工会组织发放许可过程中涉嫌欺诈、谋取回扣展开调查。应检方要求,最高法院下令暂时将与村停职。

 

    劳工部证实,与村被暂停履行职务,停职期间不得进入劳工部办公室、不得与工作人员接触。(本报特约记者 李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