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廉政教育 >正文

一万只鸡咋变成了一千只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18-06-12 17:43:48    

    “武岗镇中心村贫困户陆莲群利用帮别人代养的1千只鸡申请产业扶贫资金,套取1万元扶贫资金。”今年4月28日,安徽省全椒县纪委监委收到这条举报线索,立即成立核查组开展核查。

 

    陆莲群,2017年7月被评为贫困户,家中共五口人,丈夫四级肢体残疾,两个女儿在上学,一个上大学,一个上小学。陆莲群目前和企业进行合作养鸡,年饲养约3.5万只,年收入1.5万元。全家仅靠她一个人的劳作来维持生活。主要致贫原因是因学致贫。2017年8月,陆莲群以养殖1千只鸡为由,申请了1万元的产业扶贫资金……这是核查组调出的陆莲群的贫困户档案信息。

 

    “究竟是帮别人代养还是合作养殖?”“为什么年饲养3.5万只鸡的养鸡大户却按1千只鸡申请产业扶贫资金?”“明明是缺少劳力导致的贫困,为什么登记因学致贫?”看了陆莲群的贫困户档案,核查组组长黄亮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当即决定“兵分两路”展开核查,核查组成员王俊浩带领一组核查陆莲群是否利用帮别人代养鸡套取扶贫资金的问题,核查组成员钱立春带领二组核实陆莲群的致贫原因。

  

    很快,核查一组从当地的养鸡专业合作社找到了陆莲群的养殖合同。原来合作社与陆莲群合作养鸡,是该省积极推广的一种产业扶贫模式,不属于帮人代养。

 

    “合同显示,截至2017年8月陆莲群饲养鸡的数量约1万只。”细心的核查人员发现,如果按照这个时间计算,她当时申请扶贫资金应该填1万只啊,咋会变成了1千只呢?这里有什么玄机?

 

    与此同时,核查二组通过走访当地村民得知,陆莲群丈夫并未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现在外地打工,大女儿从2013年开始一直在合肥一所私立学校读书。

 

    两个核查小组开会汇总前期核查情况,帮人代养套取扶贫资金不属实,可以了结。但一连串问题依然让核查组疑惑不解,陆莲群自己申报一年可饲养3.5万只鸡,在申请扶贫资金时,明明已经养了1万只鸡,却填写1千只;明明家中是缺少劳动力致贫,却申报了因学致贫,且其女儿上私立学校。

 

    “陆莲群的贫困户识别会不会有问题?”“镇、村工作人员会不会存在失职渎职的情况?”在同志们分析讨论中,下一步核查的思路越来越清晰,方向越来越明确。

 

    一定要把事实还原!在掌握大量人证、重要物证的情况下,核查组更加坚定了信心,组长黄亮决定与陆莲群正面接触。

 

    “陆大姐,请问截止到去年8月份,您一共养了多少只鸡?”王俊浩首先发问。

 

    “我跟合作社合作养殖了9200只,加上我自己养殖的一部分,共有1万多只。”

 

    “可是您申请产业扶贫资金,为什么填写1千只?”钱立春进一步追问。

 

    “这是村干部帮我填的,他们说填1千只和1万只的补助是一样的,都是1万元,具体我也不清楚。”

 

    “听说您丈夫在外打工,大女儿在合肥上学?”王俊浩补问了一句。

 

    “是的。”听到核查人员对她的家庭情况如此熟悉,陆莲群如是说,除了养鸡以外,她丈夫每年在外打工有1.8万元收入,另外每年还有2000元的土地流转和粮补收入,她女儿在合肥一所私立学校上大专,由于开支较大,所以才想着申请贫困户。

 

    与陆莲群的正面对话很顺利,核查人员心里有了底,于是又找到帮助陆莲群填写扶贫补助的村干部谈话。

 

    原来,镇村工作人员并没有深入了解陆莲群其他收入,也没有对其因女儿上私立学校而导致开支过大申报致贫进行深入调查。他们为了图省事,仅仅是根据陆莲群口述家庭收入情况,便草率认定为因学致贫贫困户。至于为什么把1万只鸡写成1千只,镇村工作人员的解释是怕县扶贫办产生疑问,掩盖识别不精准的问题,让陆莲群家庭看上去像个贫困户。

 

    “这是一起典型的扶贫领域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案例。”全椒县委常委、县纪委书记、县监委主任史宇表示,必须一追到底。

 

    近日,武岗镇人大主席兼扶贫工作站站长钟成华,中心村村委会主任高成弟分别受到党内警告处分,武岗镇重新对陆莲群家庭情况进行识别。(本报记者 李雪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