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廉政教育 >正文

月月缤纷季季春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18-06-07 15:44:36    

    进入五月,时常被一种时令植物感动着,特别到北京工作后,感受愈发强烈。每年这时,大抵如此。

 

    准确地说,它是一种会开花的低矮灌木——月季,名副其实的“长春花”,如诗家所言“一番花信一番新,半属东风半属尘。惟有此花开不厌,一年长占四季春”。从每年四月起,至深秋十月,公园、城垣,街角、马路,篱落、厕隅,眼之所及,处处盛放。

 

    我来自彩云之南,那是丢根草都能长成“壮观”的地方,对花草树木向来不太“感冒”。然而到了北京,当我遇见月季时,才有所改变。

 

    过了谷雨,我们还习惯性回望、眷恋春天的尾巴时,不经意间,初夏已至,已是满目葱野,一片月季之海……夏,与其说是从“立夏”开始的,还不如说是从月季花开算起的。

 

    脑子里一直有个概念,“初夏三姐妹”,其实这是指时令水果之枇杷、樱桃与杨梅,我想,如果用在植物上,则莫属三月之牡丹、四月之芍药与五月之月季,学生时代唱的“我们是五月的花海,用青春拥抱时代”,冥冥中说的可是月季?

 

    “月季”之名,最早出现在北宋文学家宋祁的《益部方物略记》里,有谓“花亘四时,月一披秀,寒暑不改,似固常守”,正因花开不厌、每月常开,故月季又有“月月红”“四季花”“胜春”“断续花”等雅号。对一花一草,从来不缺少文人骚客的吟咏。古人认为,群花品中,当牡丹第一、芍药为二,故牡丹又有“花王”之美誉,芍药“一花之下、万花之上”为“花相”,而开自夏天的月季亦非凡品,乃百花中花期最长者,“不逐群芳更代谢,一生享用四时春”,所以有“花中皇后”之称。

 

    俗谚说,“人无千日好,花无四季红”。然月季与众不同,恰是个例外。“牡丹最贵惟春晚,芍药虽繁只夏初。惟有此花开不厌,一年长占四时春”。如果说是牡丹释放出的是晚春最后一道绚烂芳华,那么芍药则揭开了漫漫夏日躁动之序页,而月季则完满地延续了春天精彩之多姿、夏天血脉之浓情,将春之恋、夏之怀,一股脑儿写到了四季,生生不息,正是“谁言造物无偏处,独遣春光住此中。叶里深藏云外碧,枝头长借日边红。曾陪桃李开时雨,仍伴梧桐落后风。费尽主人歌与酒,不教闲却卖花翁。”

 

    在北京,三月底,玉渊潭看樱花;四月初,元大都看海棠;四月中,景山看牡丹……而月季开自五月,则是百姓之花,它在寻常巷陌、深山旷野,“月月缤纷季季春”“不争妩媚静陪人”。月季,贵为北京“市花”,但不择贫贱、不挑节时,随遇而安、平易近人,正好也应验了北京千年古都之大气与包容。

 

    月季,“鲜艳见天真”。红色、黄色、橙色、粉色、紫色、白色、绿色……你要的颜色都有,有土有空气的地方都盛开,美而不骄,娇而不躁,艳而不纵,丽而不魅,那么自顾自地,那么坦率真实地,那么诚恳努力地,那么通俗耐心地,盛放着、生长着、繁育着……

 

    北京的四季是一首绝句,如果诗眼搁在春之百花上,那么月季就是它贯穿的主线。用时间赢得了空间,用努力换取了华彩,用平淡成就了长久,正如宋代赵师侠所说的“蔷薇颜色,玫瑰态度,宝相精神。休数岁时月季,仙家栏槛长春”。

 

    或许,牡丹只是让你感受一时的华贵,芍药让你拥有瞬刻的欢愉,而只有月季,带给你的却是持久与热情,平凡与明媚,朴素与多艰,触摸的是真实,长出的是希望,回归的是自我。

 

    月季之美,不止于惊艳。博物学图书《天涯芳草》中说,“世间唯有植物能信守永恒,又唯有植物最多变”“世间人情有多美好,植物就有多美好”。风知道,云知道,天地间流转着她们的芳息;你相信,我相信,有种情怀,一花一叶也值得珍惜。

 

    “我们的事业并不显赫一时,但将永远存在”。或许这才是生活。(宁显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