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廉政教育 >正文

奶奶做女红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17-09-22 16:52:06    

    纳鞋是过去重要的女红之一。送一双手纳的鞋子,这份关切比任何礼物都珍贵。我的奶奶生于战乱年代,她最骄傲的就是曾给八路军送过军鞋,爷爷参军唯一带走的也是她纳的鞋子。所以奶奶对纳鞋有着特殊的情感。

  

    在我的记忆中,奶奶是手不离鞋底的,她似乎有使不完的针线、纳不完的鞋底。到别人家串门,到生产队问活儿,都是一边说话,一边纳鞋底,甚至下地干活儿,筐里都要捎着鞋底子,干累了,就在地头歇会儿纳上几针。她的百宝箱里都是隔三岔五从裁缝铺讨来的碎布头、旧衣料。在她的眼里,这些都是能化腐朽为神奇的宝贝,经过她的飞针走线,各种款式的鞋样总能被缝制出来。花鞋垫、麻布鞋都是她的得意之作。

  

    但是,奶奶纳鞋并不像看起来那样简单。

  

    奶奶首先要“打夹子”,在一块平板上铺一层纸,将平时积攒的“旧铺衬”铺满整张纸;上面刷一层糨糊,再铺一层破布。像这样反复刷五六层,然后用锤子打平、压实,才能拿到太阳底下晒干成为鞋底坯子。小时候,奶奶总喜欢量我的小脚,然后描出脚型,放到家族“鞋样”的册子里,等做鞋的时候再拿来用。把晒干的布夹子按照“鞋样”剪成鞋底后,奶奶会用白布条给鞋底包边儿,再用一块完整的好布包一层,既结实又美观。

  

    做好的鞋底一般都很厚,用针是扎不透的。这时奶奶会请出她的“宝贝”:顶针、锥子、针钳。她先用锥子扎个眼儿,然后戴上顶针,把针从锥眼儿里顶过去。只要针能露个头儿,就可以用针钳连针带线地拉出来了。这一扎、一顶、一拉,才算完成了一针。奶奶乐此不疲,而且总是满脸陶醉。她拉的每一针都是那么老练有力,缝的每个针脚都整齐细密。幼年的我看奶奶纳鞋竟看得出神,感觉她的一举一动都充满魔力,长大后才明白那是闪耀着勤劳与智慧光辉的缘故。

  

    除了做给亲人,奶奶还会把做好的鞋带到集市上换钱,因为手艺精良鞋子常常一售而空。有一次,在鞋子卖完后,我磨着奶奶给我买“糖人”,奶奶却说:“咱帮村里新来的栓子买个书包吧,他和你一样大,书包却破了洞呢。”我噘着小嘴嘟囔道:“可我不认识他呀。”奶奶轻抚着我的头说:“打仗的时候谁认识谁啊,可一有困难大家都来帮忙。”我似懂非懂,只记得奶奶带着我给栓子买了新书包,又给栓子娘送了盏新油灯,我最终也忘却了“糖人”的事。

  

    后来,我成为了一名公务员。报到前,奶奶在寒日里冒着大雾来送我。她递给我一双新鞋说:“这双鞋留着好好穿,奶奶希望你穿好鞋,走正路。”这句简单的“穿好鞋,走正路”后来成为了我的座右铭。我想,这也是奶奶做了一辈子女红的艺术所得。

  

    当年奶奶送我的鞋被我珍藏起来,她的一裁一剪都倾注着对子孙后代的眷眷深情,一针一线都跳动着纯朴善良的音符……(河南省开封市祥符区纪委 孟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