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廉政教育 >正文

位卑未敢忘忧国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17-06-07 17:56:48    

    “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一身报国有万死,双鬓向人无再青”,这些撼人心魂的诗句均出自一人之手,他就是南宋著名爱国诗人陆游。

  

    陆游(1125-1210年),字务观,号放翁,越州山阴(今浙江绍兴)人。入仕后的陆游政绩卓著,“喜论恢复”“积极主战”,一生六起六落,尝遍世态炎凉,始终未改“位卑未敢忘忧国”的赤子之心。周恩来总理曾评价他:“陆游的爱国性很突出,陆游不是为个人而忧伤,他忧的是国家、民族,他是个有骨气的爱国诗人。”

  

    《唐宋诗醇》卷四二有云:“其感激悲愤、忠君爱国之诚,一寓于诗,酒酣耳热,跌宕淋漓。”作为时代的歌手,陆游的一生是在民族患难中度过的,忧国忧民的思想,许身报国的壮志是他诗歌中的中心主题,自始至终贯穿在他的诗歌之中。“急雪打窗心共碎,危楼望远涕俱流”道出了诗人对国家局势、百姓安危的关切;“楚虽三户能亡秦,岂有堂堂中国空无人”展示了南宋军民不甘屈服的气概;“诸公可叹善谋身,误国当时岂一秦”则揭露了个别人谋一己之私置国家利益于不顾的可耻。

  

    生于两宋之交、长在偏安南宋的陆游以慷慨报国为己任,他的大量诗歌更多的是抒发报国壮志和忧国深思。如《书愤》:“早岁那知世事艰,中原北望气如山。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塞上长城空自许,镜中衰鬓已先斑。出师一表真名世,千载谁堪伯仲间。”功未立人已老,悲愤之中浸透了诗人纷纭的历史回忆和深沉的时代感伤。淳熙三年(1176年),陆游被免去官职,病了二十多天,他在病榻上仔细研读诸葛亮的《出师表》,病愈后挥笔写下了“位卑未敢忘忧国,事定犹须待阖棺”的著名诗句。

  

    淳熙七年(1180年),陆游在抚州任常平茶盐公事之职,适遇水灾,百姓断炊,他不忍百姓受苦,便开官仓赈济灾民,受到弹劾,并被革职。次年,落职赋闲在家的陆游写下了“行遍天涯千万里,却从邻父学春耕”的诗句,从中我们不难看出其为官为民,关心百姓冷暖,不计个人得失的豁达平和心态。在《秋夜将晓出篱门迎凉有感》一诗中,陆游的这种民胞物与的情怀更是与关怀民族命运、关心苍生社稷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三万里河东入海,五千仞岳上摩天。遗民尽泪胡尘里,南望王师又一年。”短短的二十八字,一方面表达了对痛失家园黎民百姓的关心,另一方面则激发国人收复故土的斗志,流露的仍是关爱百姓、心系社稷的真性情。

  

    陆游的爱国忧民情感历久弥坚、矢志不渝,这可以通过其68岁时所作的《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和绝笔诗《示儿》得到印证。“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年迈力衰,仍热切向往为国戍守西北边陲。寒夜里的疾风骤雨,不但没有引起老人的悲哀和畏惧,反而激发了他爱国忧民、渴求战斗的壮志豪情。整首诗篇幅虽短,却充满了强烈的爱国情感,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

  

    “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无年轻时的慷慨激昂之语,行将去世的诗人似乎已洞察世事万物,弥留之际,念念不忘的仍是自己终身为之奋斗的收复中原、统一中国的壮志宏愿。这坚如磐石的信念就像一道不竭的泉流,从头到尾灌注在他的诗里,流淌在他的生命里。

  

    正如钱钟书先生所说:“爱国情绪饱和在陆游的整个生命里,洋溢在他的全部作品里,他看到一幅画马,碰到几朵鲜花,听了一声雁唳,喝几杯酒,写几行草书,都会惹起报国仇、雪国耻的心事,血液沸腾起来,而且这股热潮冲出了他白天清醒生活边界,还泛滥到他的梦境里去,这也是在旁人的诗集里找不到的。”

  

    爱国主题在中国古代诗歌中源远流长,它也贯穿了陆游长达60年的创作历程,成为其诗歌中的精华和灵魂。清末梁启超有诗赞曰:“诗界千年靡靡风,兵魂销尽国魂空。集中什九从军乐,亘古男儿一放翁。”(晏震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