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廉政教育 >正文

认亲

来源:检察日报   发布时间:2017-04-10 11:48:26    

    这天傍晚,陈奶奶正吃晚饭,小黑突然狂叫起来。出门一看,一个干瘦的老头站在门口,“你找谁啊?”对方带着哭腔说:“姐,我是狗蛋儿啊!”陈奶奶仔细端详,终于认出自己的亲弟弟。姐弟俩抱头痛哭起来。

 

  陈奶奶名叫陈梅,弟弟叫陈默。40多年前,因为家境贫困,陈默娶不起媳妇,父母打算用陈梅来换亲。当时陈梅已有处得很好的对象,陈默不愿毁了姐姐的幸福,劝说父母不成,一气之下离家出走。陈默说,这些年他跑过很多地方,总想把日子过好了再来寻亲,却一直不能如愿,到头来连媳妇也没娶上。前几年他在东北一个小城买了房子,总算安顿下来。人老了,时有病痛,就越来越想念姐姐。

 

  第二天一早,陈奶奶喜滋滋地给三个儿子打电话,说舅舅来认亲了,中午必须回家吃饭。

 

  陈奶奶老伴已经去世,儿子们都成家另过,陪她在老屋生活的只有一只看门犬。晌午,姐弟俩正在院子里说话,小黑忽然兴奋地转起圈,还抬起了两条前腿。“是老大,他一来小黑就这样。”陈奶奶说。进门的是春生,他两手都拎着菜,上前叫了声“舅舅”就进厨房忙活去了。

 

  门外又有动静,小黑站起来叫了两声。陈奶奶说:“这是乐生回来了。”乐生提着两瓶酒进来,笑着向陈默问好。陈奶奶让他陪舅舅喝茶,自己也进了厨房。

 

  时近正午,小黑突然跳起来,身子冲着门口,把拴颈的铁链拉得绷直,不住嘶吼着。陈默问:“有生人?”乐生嘻嘻一笑,“是老三吧。”吉生衣着体面,提着黑皮包昂首进来。先是跟陈默道歉,说和人谈事情来晚了,然后呵斥小黑:“不认人的畜生!”

 

  几天后,陈默要回去。陈奶奶苦留不住,姐弟俩依依惜别。

 

  一年后,陈默去世。一位律师找到陈奶奶,说是受陈默委托来分配遗产。陈默有二十多万积蓄,加上卖房的钱共有一百万,春生继承六十万,乐生继承三十万,吉生继承十万。

 

  “都是外甥,怎么还有差别?”吉生怒不可遏地质问律师。

 

  律师说:“这是委托人遗嘱的安排。具体原因我不清楚,只听他提过一句,他是根据姐姐家一条狗的态度来分配遗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