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于西藏 >正文

浅谈藏西阿里的“果孜”舞

来源:西藏日报   发布时间:2020-09-30 12:03:07    

德吉措姆

 

  世界无奇不有,神秘无处不在。藏西的阿里高原是由喜马拉雅山、冈底斯山、喀喇昆仑山、昆仑山托起的“世界屋脊”的屋脊,号称“地球第三极”。在其独特的地理环境与人文环境下,诞生了一种既有鲜明的民族特色、又具神秘的地域文化特征的,独具一格的民间舞蹈——“果孜”舞。这可谓是阿里人民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竖起的一座凝聚着人民智慧与文明足迹的艺术丰碑。

  

  一、“果孜”舞的含义

  

  “果孜”是一种藏族的古兵舞,“果”在藏语里是对戴着钢盔帽、穿着铠甲服、手持刀枪的藏族古代士兵服饰的总称,“孜”藏语指舞蹈。阿里地区较为完整的“果孜”舞保留在普兰县的西德村,具有丰富的历史价值、文化价值和艺术价值,是研究阿里普兰文化的重要载体和有力依据,距今已有1300年的历史。普兰西德拉德寺仪式歌舞“果孜”的由来与早期各部落之间或者邻国之间为争夺地盘,扩大自己的疆域而发生的战争有关。西德村位于普兰县南面,西德村的西部山头上有座寺庙——西德拉德寺,这也是“果孜”舞的舞场。“果孜”舞在西德拉德寺一年一度大型庆典仪式“次杰”上表演,据说是为了纪念战争胜利、赞美平措旺布的功绩而创作的。

  

  二、“果孜”舞的主要表现

  

  西德村“果孜”舞的表现形式是,将士们左手握盾牌,右手持剑或刀上下挥舞,与敌人角力决斗。他们斗智斗谋、斗勇斗狠。舞蹈中鼓点的变化,指挥着将士们时而前进、时而后退、时而转身、反复冲杀。急促的鼓点声,仿佛让人回到了当年的战场。“果孜”舞主要表现的是出征、战争进程、取得胜利等过程,舞者戴着盔帽,身着氆氇、绸缎藏式战袍,外披甲胄、护心镜,一手拿着刀剑,一手执握盾牌,采用两两对打厮杀的方式,再现了古代时激烈的战争情形,具有独特的艺术表现力和艺术欣赏价值。“果孜”舞一般在藏历二月八日和九日表演,此时正是小“次杰”、大“次杰”节日。小“次杰”时彩排一次,表演6个段落,“果孜”舞为最后一段,彩排时观众不多,多为表演者的亲戚朋友。大“次杰”则是正式演出,上演20个段落,“果孜”舞排在第11段,节目内容围绕着西德拉德寺的建寺历史而展开,届时周边村庄的许多村民都会到场观看。

  

  三、“果孜”舞的表演过程

  

  开场表演。一名鼓师颈部悬挂一个硕大的长桶形皮鼓,鼓身绘有吉祥如意的花卉图案,鼓师边行走边拍打敲击鼓面,在队伍的前方引领舞者,鼓点节奏缓慢,众舞者跟随,左手握盾牌,右手高举利剑、大刀,绕着西德拉德寺院落中间的经幡杆转动,边舞边唱,节奏由缓慢逐渐加快。

  

  过渡表演。鼓师敲响皮鼓,舞者排成队列,在场中表演,无鼓点时,舞者放声歌唱,歌词多为赞美日月星辰、雄鹰、士兵。

  

  高潮表演。舞者轮番出场,每组两人,头戴盔帽,身着绸缎战袍,外披甲胄,胸前有护心镜,手持刀剑、弓箭、身背箭囊。此时鼓点急促,节奏鲜明,场内气氛十分活跃。

  

  结尾表演。“果孜”舞的结尾,表现了士兵战胜敌人后的激动与欣喜,鼓点愈加急促有力,舞者的身姿轻快敏捷。从舞蹈中,体现了士兵不怕危险、无畏牺牲、英勇战斗,保卫家园部落的决心。

  

  据说,“果孜”舞表现的就是平措旺布自己的战斗经历,使用的乐器有达玛鼓、唢呐等。普兰早期的“果孜”是以歌舞的形式,在西德拉德寺“次杰”仪式活动上表演,以此完成这一年的歌舞差役。“果孜”舞早期的表演者必须为西德部落十户头人家族的人,表演者皆为男性,按规定各家派一名男子参加“果孜”舞的练习和表演,具体人数按当地十户头人家族能出多少个人而定,一般为9到13人不等,年龄上没有具体限制。西德拉德寺“果孜”舞内容充实、层次鲜明,从古至今都深受当地群众的喜爱。

  

  传统歌舞是人类社会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产物,它与人们的文化传承、风俗习惯紧密相连,深深地渗透到人们的生产生活中,源远流长、不可或缺,阿里地区普兰县的“果孜”舞也是如此。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果孜”舞已经形成了一套规范的表演形式,较完整地保留了歌舞的原貌,是人类文明演化的“活化石”,具有深刻的意义,富含历史价值、文化价值和艺术价值。

  

  “果孜”舞2009年被列入西藏自治区级第三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11年被列入国家级第三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获得了国家文化部门的认可与肯定,是当地独具地方特色的传统歌舞,具有一定的庄严性和古朴性。

  

(作者单位:阿里象雄艺术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