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于西藏 >正文

苯教世袭活佛的传承及影响

来源:中国西藏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7-04-18 16:02:57    

    西藏苯教,是由公元前1917年诞生在西藏阿里地区的辛饶弥沃大师创立,距今已有3800多年的历史。苯教崇拜自然,包括日、月、星辰、山川、河流、湖泊、牛羊、禽兽等,以跳神舞、祭祀、占卜、念咒、驱魔为主要仪轨。在公元七世纪佛教正式传入吐蕃之前,西藏高原各部落普遍信仰苯教。

 

    苯教是西藏土生土长的宗教,它以博大精深的古代象雄文化为基础,广纳当时周边地区文化精华,形成了独具特殊魅力的西藏宗教文化。西藏苯教作为西藏文化的主要组成部分,在西藏具有广泛深远的影响,是藏族的启蒙文化,它保存了藏族文化在原始时代的大量的较完整的精神文化遗产。藏族人的世界观、伦理思想和生活习俗等都与西藏苯教有很大的关系。西藏苯教曾有力地推动整个青藏高原快步走进文明与进步之路,苯教自己也经历了三次极为重要的发展过程(前弘期、中弘期、后弘期)。公元1405年苯教大师念麦·西饶降赞在后藏建成曼儒寺之后,新派苯教以曼儒寺为基地向全西藏发展,苯教从此产生了新旧两派。新派苯教与旧苯教的最大区别就是新派戒律严明、注重威仪、重学兼修。西藏苯教在漫长的流传岁月中先后经历了吐蕃直贡赞普灭苯、象雄灭亡,吐蕃赞普赤松德赞灭苯,吐蕃王朗达玛灭佛灭苯等多次劫难。尽管如此,苯教本身所具有的强大本土生命力和雄厚的群众基础让它延续至今。在西藏,苯教文化早已融入到藏族人民的日常中,苯教的烙印无处不在。据藏族学者的调查,目前西藏约有苯教寺庙近百座,苯教僧人3000多人,信教群众13万多人。其中,那曲、昌都的苯教寺庙和信众最为集中。此外,云南、四川、青海等地的藏区以及尼泊尔、印度等国也有苯教寺庙和信众。从上世纪80年代以来,苯教的重要寺院得到国家资助重新维修,使苯教寺院状况有了很大的改善。

 

    苯教主要分为三个流派。即笃苯、伽苯、局苯。笃苯即西藏古代所传承的原始苯教教法,该派主要是供祀上方的天神,天方镇压降伏鬼神,以及中间作兴旺人畜,占卜吉凶、祸福、攘拔、祈祷送鬼等业。伽苯系吸引西藏以外的一些巫术而成。该派吸收了克什米尔等外地传来的修火神法,幻术如传说中可骑鼓游行虚空,以鸟羽截铁的法力,以色线、神言,为死者除煞超度亡魂等术。局苯,该派即改变了派别,其中分为三期。早期的局苯,传说有绿裙班智达,将一些幻术法门埋藏于地下,过一时间又自行挖出,标为苯教法要而立一派;中期,在赤松德赞时期,举佛压苯。当时苯教徒中有个杰卫降曲的人,将一些佛教经典译为苯教经典,密藏于岩洞中,后来,又自己去挖掘出来,称成苯教的伏藏;后期局苯,自朗达玛灭佛以后,有个辛古鲁迦,在卫地苯教的圣地在域卓拉(现林周县境内),将大量佛经改为苯经。

 

    苯教的主要标志为“雍仲恰幸”。字面释义为,“雍”表示胜义无生;“仲”表示世俗无灭;“恰”表示降灭邪见;“幸”表示引入解脱,恰幸两端的雍仲符号,象征显密两宗,居中的连接处象征心识部无上大圆满。

 

    苯教的活动节日主要是:在苯教始祖祖辛绕的生日和死日,喜绕坚参(十四世纪苯教大师)的生日和死日,各个寺院创建人的生日、死日和各自规定的日期举行隆重的宗教仪式。除了以上仪式,苯教还有许多节日,苯教节日是在藏族远古苯教思想影响下形成的,它以崇尚自然、礼拜原始神灵为主要对象,苯教活动日期,按农牧业季节而定,一般安排在农牧生产淡季。

 

    主要有:珠庆节。藏历每年9月15日至30日,届时,要和僧俗民众散发名贵药材,因此又叫“炼药节”。望果节:在藏历八月,是庆丰收的节日,并没有固定的日子,一般是在农作物成熟之际进行。跳墨都:是藏族群众祭祀或部落神的一种宗教仪式。流行于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等地的藏族群众中。每年正月初三举行。是全体村民上山杀鸡宰羊先祭神灵,由苯教祭师煨桑、诵经。拉也合:是藏族群众献给山神或其它神灵的牦牛。

 

    西藏活佛分为世袭活佛和转世活佛两类。世袭活佛类似于以前的皇位继承,是通过血统关系沿袭前世家族而认定的。在藏区世袭活佛较多。转世活佛是佛教在藏化的过程中形成了“活佛转世”这个独特的历史传统。活佛制度是藏传佛教区别于其它佛教流派最明显的的特征。活佛一词最早出现于元代。元朝皇帝忽必烈封萨迦教主八思巴为“西天佛子,化身佛陀”。此后,元代人就开始称西藏高僧为“活佛”,这时它指宗教修行中取得一定成就的僧人。活佛转世是西藏社会进入 封建农奴制社会以后,佛教僧侣集团为解决其宗教首领的传承继嗣问题,依据佛教灵魂不灭、轮回转世的理论而建立起来的一种特殊制度。开始于公元十三世纪的噶玛噶举派,兴盛于格鲁派兴起以后。早期佛教各派实行师徒衣钵传承或采取家族世袭制。不能娶妻成家的高僧如何使财产世代相传,如何使其佛学代代不断?活佛转世制度解决了这些问题。西藏大大小小有几千座寺院,每个寺院都有“朱古”、“堪布”、“格西”等上层僧侣。他们中大部分都是领主阶层,既有宗教地位、政治地位,也有经济特权和财产继承问题,他们死后多数都可以寻觅“灵童”作为转世。于是,西藏出现了众多的大小活佛。清代仅西藏本部达赖喇嘛所属的大活佛29名,小活佛90名。到活佛转世制度创立后,它才成为寺庙领袖继承人的特称。历史上第一个活佛转世是1283年,噶玛拔希圆寂。临终前他要求弟子寻找一小孩继承黑帽,黑帽系活佛转世制度就这样建立起来了,这就是佛教的转世活佛。

 

    长期以来,苯教为了适应佛教在西藏的不断壮大,为了自身的生存和发展,直接或变相地吸收了佛教的许多内容和形式。同样,佛教为了实现本土化,也从苯教那里吸收、借鉴了不少祭祀仪轨等内容。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苯教也转经、转玛尼、捻念珠,但方向与佛教恰恰相反;诵“六字真言”,但咒文不同。最大的不是苯教活佛的产生采取世袭制度,有别于藏传佛教的转世制度。苯教的真法是口耳相传,一脉相传,从未间断的法脉传递系统。

 

    在灿烂的丰富的藏族文化遗产中,苯教文化是发端于象雄并以苯教的传播为主线而发展起来的。由于这个宗教产生年代早,传播地域广,对藏族文化的形成和发展,有着重要的影响。但象雄文化却随着时间的推移,渗透和糅合到丰富多彩的藏族文化中成为广大藏族人民的宝贵的精神财富。总之,苯教文化对青藏高原尤其是藏族文化习俗的影响是根深蒂固的。

 

    主要表现在:苯教创制的最初藏历。藏历在吐蕃时期已初步形成,并趋向于完善、准确,并用来指导人们的生活生产实践,但它的前期和初具规模应该说是苯教大师的功绩。藏语“尼玛”是太阳的意思,以太阳活动的段落为依据定下来的时间长度。“达瓦”为月亮的意思,有月亮的圆缺的周期为依据的长度,也就是一个月。“洛”为年的意思,以叶子的荣枯为周期的时间长度,为一年。还有在藏语中把东方称“升起”,也就是指太阳升起的方向;把西方称“落下”,是指太阳下落的方向。物候历也就是自然历。

 

    苯教对藏医的奉献。苯教在奠基藏医学方面也打下了厚实的基础,初步形成了独特的藏医药学体系。据藏医学的记录,高原藏人得的第一种病是消化不良,而第一种药是开水。在高原的游牧生活中,人们学会了利用乳制品进行食物疗法。酥油是日常生活中除当饮料,又用作药物来治疗肠胃和外伤疾病。 从敦煌出土的《藏医针灸法残卷》中,载有与中医不同的针灸内容。

 

    苯教对法律的贡献。在西藏最早的法律雏形也就是苯教文化的产物,是把伦理道德、等级观念、奴隶制社会关系通过法律形式,由政权固定规范下来,它对以后吐蕃法条的丰富奠定了基础。从古象雄王国时,就有了初具规模的习惯法。传说第一赞普聂赤赞普时期就有了初步的法律,他请了一些苯教徒制定法律并用来治国,到松赞干布时候,法律已经全面建置,据说已有了笼统的松散的六决议大法,颁布了20条法令,还制订了《王朝准则之法》,《权威判决之总结》、《内府之法》《盗窃追赔律》等法律。这说明吐蕃社会进入了初级法制社会。

 

    苯教对藏文文字的贡献。苯教对藏文文字确确实实提供了模式和范文,藏文是由苯教初创原形,为藏民族的文明发展搭建了桥梁,开拓了大道。研究苯教历史的学者指出:最初的苯教师们通过象雄文字来抄写、学习苯教经典、传播苯教的。但它的局限性较大,难能充分表达广泛的思想内容和知识体系,因为三十几代赞普的历史,光靠一代又一代口头传述,那显然不可能。因此,我们可以断定苯教时期就有藏文,而且是藏文的原形文字象雄文。而现在的藏文是后来被吞米·桑布扎改造的象雄文字。